转型牧民的温暖日子

转型牧民的温暖日子

天似穹庐,覆盖着内蒙古锡林郭勒已经泛黄的秋季草原。既要遏制草场的退化,保护草原生态,又要保障牛羊供应,还要增加牧民收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草原的牧民,正在政策的引导下悄悄地转型。
赛音嘎日嘎:“要是再增加一间工具房就好了。”
沿着草原深处逶迤的小路,记者来到了锡林浩特市朝克乌拉苏木的转型牧民赛音嘎日嘎的新家。
房子按牧民的生活习惯而建,漂亮整洁,有两间卧室,一间客厅,一间厨房,建筑面积60平方米。自来水、暖气、电视、冰箱,一应俱全。理着精神的小寸头,皮肤黝黑的赛音嘎日嘎搓着双手:“去年才搬过来,房子很好,是政府建好分给我家的,总共花了11万元。”
宝力格嘎查是锡林浩特市最贫困的嘎查之一,这几年严重的雪灾和旱灾影响了牧业生产,草场退化和沙化都很厉害。搬迁之前,赛音嘎日嘎一家三口,一年四季,忙着养牛养羊,人均收入勉强达4000元。
赛音嘎日嘎的姐姐为我们端来奶豆腐,他的母亲则在厨房忙着煮奶茶。“我妈妈身体不好,有严重的骨质增生。姐姐在家主要照顾妈妈。我主要养家呗!”赛音嘎日嘎说。
小伙子今年32岁,是宝力格嘎查的劳动能手,会开翻斗车、汽车、拖拉机。转型之后的赛音嘎日嘎收入增加了不少。他跟记者说:不放牧了,家里承包的2700亩草场去年的卖草收入就达到3万多元,今年草情差一些,但2万多元的卖草收入应该问题不大。由于禁牧,国家补贴牧民收入3605元。根据今年的地方政策,牧场每亩补贴3.36元,算下来我们家每人能够拿到补贴5247元,3个人就是1.5万元以上。我还在附近的煤矿和公路开翻斗车打工,月工资可以拿到4000元。现在回牧区参加打草队,打草季大概是一个半月时间,一个打草季可以挣到四五千元的工资。一年下来,全家总收入可以达到4.5万元。“我们家过去是贫困牧民,今年人均平均总收入可以达到1.5万元。尽管还是毛收入,这就已经很好了。”
问到生活上还有什么困难,赛音嘎日嘎表示,他是农机手,喜欢鼓捣机械,需要给打草队和养护草原项目提供农机服务,现在的困难是,没有地方放农机具,还有修理工具:“真的希望可以再盖一间工具房,我自己出钱盖也行。”
巴特尔:“跑出租,卖奶豆腐,是我家在城里挣房子的最大本钱。”
在西乌珠穆沁旗所在地巴拉嘎尔高勒镇的一条街道上,记者来到了牧民巴特尔开的一间“奶食品尝屋”。“转型”到城里之后,巴特尔一家3口从牧民变成了城里人。
临街的门脸一点都不显眼。屋子里摆放着3张品尝桌,一个柜台,柜台里放着一些牛羊奶制品。不一会儿,就有好几拨客人来买奶豆腐。巴特尔说:“这些客人都是老主顾,品尝屋开了4年了,这些奶豆腐,卖得很好。”原来,这些奶豆腐都是夫妻俩自制的,原料从老家的牧场进来,奶制品新鲜,他们的手艺也不错,所以奶豆腐卖得好。
刨去房租2万元,巴特尔经营这个品尝屋的税后收入大概3万元。巴特尔家前店后厂,做奶豆腐的设备就摆在柜台后面。宿舍也在柜台后面,有一张床,还自制了一个小厨房,日子过得倒也红火。巴特尔说:“我家住在离县城60多公里外的浩勒图高勒镇阿拉腾高勒嘎查,转型出来,主要还是家里弟兄多,牧场少。分家后,我承包的草场只有830多亩,草场在退化,草料又不够,养不了多少羊。我想来想去,就把草场交给我爹承包去了,自己只留20只羊,解决自己吃肉吃奶的问题。另外,儿子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我想让儿子在城里上学。”
没有人动员,巴特尔就这样进城了。现在,儿子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平常,妻子那仁高娃照管这个小品尝屋,巴特尔则开出租车,一年里跑上7到8个月的出租,也有2到3万元收入。“不能一年都跑出租,因为小品尝屋要进货,没有劳力不行。”
家里承包的牧场还在享受政府的草原生态补贴。为了达到草畜平衡,政府每亩草场补助1.71元,巴特尔一家每年享受草场补贴9000多元。巴特尔说:“现在我们家是努力挣钱买房子,跑出租,卖奶豆腐,是我家在城里挣房子的最大本钱。等你们下次来草原,没准儿就买上了。”

对于千百年来以放牧为生的牧民而言,观念上的每一点转变,生产上的每一步探索,都看似简单,却殊为不易。内蒙古西乌珠穆沁旗的探索表明,只有将牧民的有益探索和政策的有力支持相结…

对于千百年来以放牧为生的牧民而言,观念上的每一点转变,生产上的每一步探索,都看似简单,却殊为不易。内蒙古西乌珠穆沁旗的探索表明,只有将牧民的有益探索和政策的有力支持相结合,转变畜牧业生产方式,维护好草原生态系统,现代牧业才能大步向前,牧区民生才会大幅改善。

一曲悠扬的现代牧业长调

——内蒙古西乌珠穆沁旗畜牧业发展侧记

本报记者张五四李飞

八月,内蒙古乌珠穆沁草原到了最美的季节。

远观,小丘起伏,翠色欲流,静静的锡林河,缓缓弯弯地流入天际,像一幅只用颜色渲染,而无线条勾勒的画。近看,黑头肥尾的乌珠穆沁羊,黄白相间的西门塔尔牛,浅粉肌肤的蒙古白马,与五颜六色的芍药花、山丹花、韭菜花一起,点缀着无边的绿。

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脑干哈达嘎查的石·巴特尔正忙着装备新买来的打草机,两辆拖拉机在旁待命,过几天,石·巴特尔就到了一年中最忙的季节。吉日嘎查的李耀文家,新建了12间标准化棚圈,一旁用了七八年的老棚圈是自己设计的,编了数字代号的大、中、小牛槽,打扫得一干二净,看得出主人很用心。萨如拉图雅嘎查,已经63岁的道·达木林,跃身上马,轻轻挥鞭,与400多只羊、20多头牛一起,闲步在自家已经划区的草场,一步也不踏入旁边的休牧区和打草场。

近5万牧民,约百万头牲畜,就这样生活在2.2万多平方公里的93个嘎查中,这里就是国家第一批现代农业示范区之一——内蒙古西乌旗。

现代牧业,如何发展?

“人靠教育牧靠草。”该旗旗委书记周金桩对记者说,“只要牧民观念转变了,草原生态维护好,就抓住了现代牧业发展的关键。”

“打地基”——划区轮牧、品种改良、基础设施建设

划区轮牧缓解草畜紧张关系、品种改良提高畜牧养殖收入、基础设施建设保驾现代牧业发展,共同为西乌旗草原生态维护、畜牧养殖转型、牧户民生改善“打牢地基”。

“我把地基打好,垒墙盖房的事情就靠孩子们了。”道·达木林所说的“地基”,指的是他一生放牧为这个8口之家所奠定的物质基础——划区轮牧的6000多亩草场,品种优良的乌珠穆沁羊、西门塔尔牛,棚圈、草房、机井、围栏、注射架、药浴池等一应俱全的基础设施。

十几岁就开始游牧的道·达木林,30多岁上草场承包到户,定居下来。50岁时,达木林开始在自家承包的草场上尝试划区轮牧:4000多亩草场分为6个轮牧小区,根据季节每块放牧3~7天,另外2000亩作为打草场,不放牧,每年轮刈。

从游牧到轮牧,达木林告诉记者,定居之后,畜牧业生产与草原生态之间出现的矛盾集中凸显在每个牧民的草场上。承载能力有限,养活不了太多牛羊,而过度放牧又会破坏草原。于是,在这样前所未有的困难和矛盾中,达木林开始尝试轮牧。

牧民的积极尝试,得到了政策层面的有力支持。2001年,道·达木林被评为西乌旗第一批天然草场划区轮牧示范户。如今,西乌旗禁牧为主、休牧为补的科学放牧模式已经成型:在阶段性禁牧和划区轮牧的基础上,严格实施草畜平衡制度和草原生态保护奖补制度,6.36元/亩的阶段性禁牧补贴、1.71元/亩的草畜平衡奖励资金,10元/亩的良种牧草补贴,800元/户的畜牧业综合生产资料补贴,确保草原恢复生息、牧民不减收入。

与达木林家紧邻,同属于萨如拉图雅嘎查的恩克巴雅尔,是个种公羊养殖专业户。恩克巴雅尔家客厅里摆着、挂着十几个奖杯、奖盘、奖状,其中一个奖杯引起了记者的兴趣——2012年西乌旗良种牲畜展览季评比二等奖。

“就是牲畜选美。”恩克巴雅尔的弟弟,畜牧兽医专业毕业的布和毕力格不失幽默地向记者介绍起哥哥家的种公羊所获得的这个奖项。恩克巴雅尔家养殖的是乌珠穆沁种公羊,黑头、黑蹄、肥尾,很是漂亮。

乌珠穆沁羊是西乌旗的一张名片,具有耐寒、产量高的特点,85%的牧户主要收入源于养殖该品种羊。

2005年,西乌旗制定了乌珠穆沁羊提纯复壮优惠政策,以嘎查为单位,集中管理种公羊,整群更新基础母羊,借力专业户推进此项工作。2010年,该旗又借助“中央财政扶持现代肉羊产业发展项目资金”,选择条件较好、牧民积极性较高的14个嘎查,整村推进项目建设。

“一只基础母羊可以卖到1500元左右,成年种公羊能卖3500元。”恩克巴雅尔说,目前,他的年收入达到40万元,380只特一级乌珠穆沁基础母羊、150多只种公羊功不可没。

家财万贯,有毛不算。过去,即便牛羊成群的牧民也不敢称自己富有,一场雪灾过后,财产就可能损失大半。而如今,牧民们已经习惯于用牲畜计算财产了。

已年过花甲的达木林,时常在梦中浮现年轻时骑着马、唱着长调,伴着羊群,逐水草而居的自在画面。“游牧自由,但总是要操心牛羊,现在有机井、储草棚、棚圈,牲畜饮水、吃草和过冬都不用担心。”

达木林家的棚圈,前有防疫注射架,侧有药浴池,不远处是堆着牧草的草房,草场中间是一口机井。以养羊为主的牧户家中,这样的基础设施可以称得上是“标准配置”。

过去几年,西乌旗除改善牧户基础设施外,还全面实施了农业综合开发草原建设、京津沙源治理工程、新牧区示范嘎查建设、防灾饲草料贮备设施建设、人畜安全饮水工程等一系列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