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材产业化 还要过几关

中药材产业化 还要过几关

不采挖,难以满足医疗需要;过度采挖,严重危害野外种质资源。作为云南白药主要成分之一,野生滇重楼几乎绝迹。

面对野生滇重楼几乎绝迹的困境

为破解滇重楼保护和开发的矛盾,云南省丽江市走上一条规模化种植的产业发展道路。

中药材产业化,还要过几关

生产周期至少5年,风险大,农民的心一直悬着

不采挖,难以满足医疗需要;过度采挖,严重危害野外种质资源。作为云南白药主要成分之一,野生滇重楼几乎绝迹。

丽江市的中药材产业自2010年开始起步,在短短五年时间里,种植面积就已超过20万亩,实现产值近30亿元,吸引了近4万农户参与。但在产业化进程中,种植户也面临很多问题。

为破解滇重楼保护和开发的矛盾,云南省丽江市走上一条规模化种植的产业发展道路。

玉龙纳西族自治县海西村村民和世俊过去种植玉米、白芸豆和洋芋,亩产值不超过1000元。八年前,他改种滇重楼。收获时,每亩收入达十一二万元,除去每亩3万元左右的成本,算下来,每年每亩纯收入也有近万元。

生产周期至少5年,风险大,农民的心一直悬着

“种植滇重楼的风险太高。”老和吐露出这些年的烦心事,“家里的五亩地投入15万元,收获前的几年时间里,心总悬着。”

丽江市的中药材产业自2010年开始起步,在短短五年时间里,种植面积就已超过20万亩,实现产值近30亿元,吸引了近4万农户参与。但在产业化进程中,种植户也面临很多问题。

七八年没啥收入,生活靠啥?记者了解到,部分村民通过流转土地,一部分种植滇重楼,一部分种植一年生的玛卡、白芸豆、洋芋。

玉龙纳西族自治县海西村村民和世俊过去种植玉米、白芸豆和洋芋,亩产值不超过1000元。八年前,他改种滇重楼。收获时,每亩收入达十一二万元,除去每亩3万元左右的成本,算下来,每年每亩纯收入也有近万元。

高投入、高风险,未必有稳定的收益。流转了300亩土地发展中药材种植的黄初旭说,“滇重楼从种苗到收获,至少需要五到八年时间,价格高企时容易出现跟风种植,接着价格大跌,谁也说不好几年后的价格是怎样。”

“种植滇重楼的风险太高。”老和吐露出这些年的烦心事,“家里的五亩地投入15万元,收获前的几年时间里,心总悬着。”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